莫欺少年穷,生物科技的未来希望或许会在这13位年轻人身上

发布时间: 2016-12-20 信息来源:动脉网

文 字 〖

 

如果你在旧金山联合广场闲逛的话,你会被这里将在明年举行的生物科技会议(1月9号到11号)的氛围所感染,同时你还会接触到代表这个行业中最前沿的一些人,他们都聪明积极,以前或许是学生或者博士后,可是如今已经开创了许多炙手可热的初创公司,就跟科技行业一样,他们希望能够吸引更多的风险投资公司。


不过,生物科技行业又有不一样的规则,这个行业的风险投资资本通常是来自那些资格较老的投资者(比如40多岁到60多岁)。因此即使拥有最深厚的学术背景的年轻生物医疗科学家仍然面临着最激烈的就业竞争:因为研究领域对于没有经验的教授缺口很小,同时制药行业又非常挑剔,大家都想雇佣有多年工作经验的人。


根据国家研究协会统计,如今拿到他们第一份稳定工作的科学家的平均年龄是35到40岁,更详细地说,当你拿到你第一份同行审批的赞助时,平均来说,你已经42岁了。对于以前的生物科学家们来说,其实那时候就业没有这么困难,在20世纪70年代,拿到第一份赞助的科学家的平均年龄是34岁。另外,根据2014年Glassdoor的研究看,生物科技和制药行业对于审核有资格的应聘者的效率是最低的。


所以这个行业现状是让人泄气的。


然而,一些年轻的科学家想通过自己的努力来解决问题。Ethan Perlstein,在哈佛大学攻读分子和细胞生物专业,同时在普林斯顿大学拿到了博士后的奖学金,但他仍然感受到了生物科技行业就业机会的渺茫。但他没有气馁,在2014年,Ethan Perlstein成立了探索稀有疾病治疗药物的公司,名叫Perlara。同时他还成为了年轻生物医药科学家的代言人,旨在提高行业对就业供需不均衡的意识。


两年后,Ethan Perlstein很高兴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很多的生物科技毕业生意识到就业的严峻,从而更好地在各个方面提升自己。因为还是只有很少的公司在解决这个就业供需不均问题,所以找工作的重任还是落在了学生的肩头上。


其实,归根到底这是一个文化的问题,Ethan Perlstein认为,如果如今你不按照父母的期望找工作你会让他们很失望。


如今,我看到了很多年轻人都勇于打破父母对他们的期望,转而去追求自己想从事的职业。他们通过不同的方式提升自己,比如有些人通过成为企业家为自己和他人创造工作机会,还有些人通过成为咨询师,风险投资者,专利顾问等对这个领域作出贡献。


以下是13个在生物科技领域不断挑战权威,勇于创新的年轻人。


Armon Sharei

blob.png

作为一名麻省理工毕业的研究生,最初他在Klavs Jensen和Bob Langer公司工作。他和其他人研究了一种新型的“压缩”方式,直接将材料倒入细胞液中去,这项技术一直是制药行业的一个大难题。如今,Armon Sharei作为总部在Cambridge的SQZ生物科技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他与Bob Langer的联系让他为SQZ公司带来了很多的风险投资机会,例如,在2015年7月,SQZ公司的A轮投资获得了500万美元的资本。这项融资在生物科技行业是很罕见的,尤其是被投资的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还不到30岁。


不过Armon Sharei的合伙人Amy Schulman作为联合执行主席减轻了很多投资者的顾虑,毕竟他们不想把所有的筹码都压在可能没那么谨慎的年轻人身上。一年以后,SQZ公司继续发展,在B轮融资中拿到了240万美元。


据Armon Sharei的合伙人Amy Schulman说,“Sharei是一个独特的杰出年轻人,他很有冲劲,记得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我问他的梦想是什么,他说,他想将他博士论文的研究付诸实施,然后帮助患者。而且他却是也是这样做的。”


Vas Ramanan和Andrew Warren


Vas Ramanan和Andrew Warren在麻省理工即将毕业的最后一年里,他们俩是为数不多的意识到了这个行业存在的供需缺口的应届生。麻省理工拥有非常辉煌的生物制药的创业记录,但是它并没有一个完整的学生协会,以供联系学生和行业内部。所以,Vas Ramanan和Andrew Warren联合了一些其它朋友开创了MIT生物科技协会,几周过后,这个协会已经收纳了超过来自不同研究机构的500个学生和博士后。一旦他们意识到他们有了观众,他们就开始思考如何服务他们。例如,他们会定期邀请行业内部的专业人士来演讲,分享经验,同时提供了一个学生和行业人士接触的平台。


Vas Ramanan和Andrew Warren的辛苦劳动获得了回报,VasRamanan最近拿到了在Third Rock风投公司的顾问职位,然后奔波于各种不同的生物新兴企业的项目。Andrew Warren如今在一家名叫Glimpse Bio的诊断型初创公司担任分析师。


对于Andrew Warren来说,能够成功找到工作是因为找到了合适的研究生导师,同时还有很多与行业内部人士联系的渠道。“我非常幸运能够碰到我的导师,他对他的学生的学习工作生涯都相当上心,同时我有幸在一个非常多远化的实验室工作,在这里我学到了很多不同的职业规划,比如咨询和初创公司”


Andrew Warren给如今的生物医学学生给出的建议是:一定要努力跨出自己的安全区域,虽然一开始看起来会很疯狂,但是一段时间后,整件事情就会显得特别靠谱,而且要多跟和你有相似想法的同学老师交流,多向别人讨教意见,例如你可以发一些有具体问题的礼貌性的邮件。


Hannah Chang

blob.png

Chang在哈佛获得了她的生物物理博士学位,同时她还是哈佛医学院的一位医学生,通过努力,Chang如今在麻省眼耳鼻医院当一名住院医师。慢慢地,Changy意识到自己对整个生物医疗行业有深厚的兴趣,但是又不确定自己是不是适合在这个行业去打拼,于是,她做了很多人都会做的一件事,她加入了BCG公司成为了一名顾问,在那里,她接触了行业内部各种各样的客户和以及相关问题。“这听起来可能无足挂齿,但是作为顾问,你学到的最重要的技能就是实践竞争力,这是一种解决问题的能力。就是说,不管何时何地,只要有问题交给我,我就会就这个问题进行思考并想出相应的解决方案,即使有时候我没有这个问题相关的理论背景。正如我们都知道,如果你问了恰当的问题,你就会得到答案。”


以上的积累让Chang在生物科技风险投资公司这个职位空缺特别稀缺的领域找到了合适的工作,特别是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但其实在两年前,Chang就已经加入了一家名叫5AM的风险投资公司(总部在加州,门罗帕克)


“在风险投资公司,你会面临很多的事情,最后你要学会去探索很多以前根本可能没有任何了解的领域,在这个过程你可能会花费很多不必要的时间,同时还可能会迷失自我,但是作为一个顾问,你会自我调整,同时掌握到在哪些领域你必须要学会这些必备的技能,并且在必要时候不断地从别人身上汲取知识,这个积累过程是连续的。”


Rachel Haurwitz

blob.png

Rachel Haurwitz在STAT杂志上登上了头条,而且这个标题非常吸引人。“在Rachel Haurwitz31岁的时候,她管理着全国最火爆的生物科技公司”。


RachelHaurwitz是在这个年代最优秀的人之一,在伯克利大学的JenniferDoudna实验室毕业之后,CRISPR的基因测序技术正式火爆起来。所以,Rachel Haurwitz认为她自己是一个特别幸运的人能够成立Rachel Haurwitz Carbou生物科技公司。这家公司已经募集了超过4000万美元的投资,同时还想要将CRISPR技术运用到农业生产中去。但是知情人士表明,Rachel Haurwitz能够成功绝不仅仅只是因为运气好,大家都认为Rachel Haurwitz足够努力再加上天赋,才让她成为一位如此成功的企业家。


Miriam Boer


Miriam Boer在2011年在马里兰大学获得她生物化学博士学位之前,一直在百事可乐作为一个食物味觉和色彩化学家工作。在她的实验室,创业者并不是一件特别炫酷的事情。


“我的内心对开创新的公司是非常有兴趣的,但是我知道我可能拿不到相应的支持。因此,我必须欺骗我的指导老师当我想要离开实验室,去参加大学里举办的创业分享会的时候。”如今Miriam Boer已经是一家名叫Sonify的生物科技公司的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Sonify旨在运用低强度的超声波来治愈像黑素瘤等皮肤癌。


“我之前毕业的打算是在行业里面先工作一段时间,积累一定经验之后再开创自己的公司,可是当我在2011年毕业的时候,生物化学博士的工作缺口很小,我是“被逼无奈”决定成立自己的公司,同时因为找不到工作的挫败感已经足够糟糕,我认为就算我创业彻彻底底的失败了,我的人生也不可能更糟糕了,同时勇于尝试总比一无所知什么都不做强。”


筹集资本,对于任何新成立的公司都是一件不小的挑战。除此之外,Miriam Boer还面临着一些更严峻的挑战,比如性别歧视。作为一位女性首席执行官,Miriam Boer在今年5月的STAT年会上给人们分享了很多她创业路上遭遇的性别歧视。


可是尽管面临很多挫折,Miriam Boer的公司在逐渐走上正轨,如今公司已经完成了一些前期仪器的小样生产。这些设备结合了超声波加热以及微波感应,这项技术也是NASA用来检测遥远的星空未知物体温度的方法,因此这项技术可以用来制作治愈皮肤癌的设备,这些微波可以集中在一小块组织然而提供最及时的温度反馈。


Sebastian Kraves

blob.png

Sebastian Kraves在哈佛医学院拿到了他在神经生物研究方面的博士学位之后,继续攻读博士后。在目前为止,关于Sebastian Kraves还没有任何不同寻常的部分。之后,Sebastian Kraves在BCG成为了一名咨询顾问,一直工作了六年,在这个过程中他接触了很多全球性的健康项目。这些经验让他实现了成为创业者的转变,在2013年,Sebastian Kraves和他的合伙人Zeke Alvarez在哈佛创新实验室成立了名叫miniPCR的公司,他们有远大的理想,想要实现“让所有人都能够享受先进的基因和DNA测序分析”。


据Sebastian Kraves回忆,在他10年前怀着忐忑的心情离开学术界的时候,他并不知道自己面前的路在何方。他曾经写过这样一段话:“我一直认为我自己将会朝着成为一名令人倾佩的教授的方向发展,可是有时候学术已经无法满足我对职业上更高的要求,虽然我如今在最好的实验室,身边有最好的同事,可是我经常感觉到我在重复我自己,而不是发现一些新的技术或技能。加之如今我的另一半也是来自学术界。就是在那个时候,我觉得我应该开拓自己的事业,在实践生活中去展示我的实力,而且锦上添花的是我还可以赚比现在多得多的钱,何乐而不为呢?”


Ride Tariyal


一般的生物科技风投者都属于40岁以上白人这个范畴内。所以很难想象在这个领域会有人致力于研发为女性服务的未来“卫生棉条”,同时也很难想象这个领域竟然会是一个珍贵的商机。但是Ride Tariyal,一位拥有哈佛商学院工商管理硕士学位的工程师,认为这个一个很好的机会去研究女性经期血液中所包含珍贵的可供诊断的信息。Ride Tariyal和他的合伙人Stephen Gire一起在一个综合性的基因研究应用公司平台Illumina Accelerator创造了一家无法让人忽视的公司,名叫Next Gen Jane。


Jason Kelly、Reshma Shetty、Barry Canton和Austin Che


总部设在波士顿的Gingko Bioworks公司是由四位麻省理工毕业的生物学家以及他们的教授Tom Knight在充满厄运的2008年八月创立的,这一年金融危机几乎把所有的创业者打回原型。但是这四位年轻人无所畏惧,无论如何都想要建立一家综合性生物公司。


对于这四位年轻人成立的公司,很多大牌的生物科技风投公司都不屑一顾,这也是正常现象,一般的风投公司都不会考虑一些刚毕业的嫩头青成立的公司,但是Y Combinator作为初创公司的孵化器,对这家公司没有任何的保留,对他进行了早期投资,而且事实证明这样做的回报巨大。在今年7月,Gingko Bioworks获得比尔盖茨基金会1亿美元的投资。Gingko Bioworks希望可以用这些钱为食品,香水和调味品行业的生物科技工作者制造出活性细胞。


Gingko Bioworks认为自己是一家纯有机公司,就像其创始人之一Jason Kelly今年7月接受福布斯杂志采访的时候说“作为一个可持续发展的社会,我们要停止制造一切,而是要培育一切”。这对于一个在成立之初就遭遇过重重挫折的初创公司来说是一个不小的野心。


Anasuya Mandal

blob.png

Anasuya Mandal在麻省理工攻读化学工程研究生,希望能够为提升人类健康做出显着性贡献。她致力于研究一种微型针头设备来改善疫苗的设计,这样可以更有效率地监测人类的免疫系统是如何对这些疫苗产生免疫能力的。Anasuya Mandal是印度本地人,曾经感染过登革热,所以知道这项技术可以给患有传染疾病的患者带来福音。


不过研究一项新的科技和推广它是完完全全不同的两件事情,后者是属于行业领域的事情。Anasuya Mandal意识到她自己并不怎么了解生物科技和制药行业是如何运转的。去年春天,在Anasuya Mandal开始她的博士项目时,她采访了很多人,但发现自己还是对行业的知识不精通。


在这个时候,Anasuya Mandall的一个在哈佛商学院的朋友建议她去阅读Temmerman杂志,Anasuya Mandal坚持这样做了,同时还订阅了每一期STAT和Signal Podcast的杂志。在2017年毕业潮中,Anasuya Mandal想要为下一轮就业竞争做好更全面的准备,在这个过程中,Anasuya Mandal之前在生物科技领域中补习的知识为她赢得了很多机会,最后她在一家处于行业前沿的生命科学咨询公司找到了工作。


以上13位年轻人只是如今想要为生物科技行业做贡献的众多年轻人中的典型,有越来越多的人已经不再局限于单纯的学术研究,而是把目光放得更加长远,通过在行业内部摸爬滚打来锻炼自己,同时建立起自己的社交圈子。这样的实例让我想到达尔文的一句老生常谈的话:“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Baidu